2019年生肖图片波色表|最准特马网站免费2019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八步沙》創作談: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獻給您

來源:《中國作家》 | 陳玉福  2019年04月04日07:58

爺爺常感嘆,說我趕上了好時候生在了福窩里。這話,我從小聽到大,以至于由耳朵到思想都漸漸麻木了。記得小時候,跟著爺爺到沙窩里去,晚上睡在他搭的地窩子里,睜眼漫天繁星,廣袤的星空跟身下這片沙漠一樣,似乎都大的無邊無際。夜風刮過,嗅著沙漠的氣息,沙粒進了嘴硌得牙齒難受,我就質疑爺爺的話,難道這就是“福窩”?爺爺嘆口氣開始數落:你這個小崽娃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哪!然后就會講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給我聽……

傳說,我們古浪縣八步沙這兒,原來是楊家將屯兵牧馬的草場,曾經也是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好地方,水草豐茂綠樹成蔭。可是,傳說也只是傳說而已,不單是我,就連爺爺的記憶里,也從來沒有見過故事中所描繪的綠草茵茵水澤瀲滟的景象。八步沙,跋步沙,一夜北風沙砌墻,早上起來驢上房。更多的日子,我們都是在大風夾著沙粒吹過的呼嘯聲中醒來,然后全家人分吃一鍋小米拌面湯后開始一天的生活。鍋底上最后一碗飯永遠是爺爺的,因為只有他能做到把米粒和面湯都喝下去,而碗底上只潷留出烏沉沉的沙子來。這就是我長大的地方,騰格里沙漠邊緣的一個小鎮——古浪縣土門鎮。

從懂事起,我就無數次地發誓,一定要離開這片沙窩窩。我不知道當初爺爺決意承包八步沙進行治理的時候,我爹是什么心理。但是,當我爹辭掉供銷社工作也進入八步沙去種樹的時候,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同學們都罵我們家的人是瘋子。是的,我們家或許真有瘋狂的基因,包括我在內。那么拼命地讀書,拼命想走出去,但最終卻又心甘情愿地回來。如果,供銷社工作算“鐵飯碗”的話,那我作為土門鎮的“副鎮長”,這份工作是不是可以稱作“金飯碗”?應該是。否則,我的選擇怎么會又一次被人們說成“瘋子”?

跟我爹一樣,我也辭掉了自己的工作,到八步沙來種樹。已經談婚論嫁的女朋友對我一番歇斯底里后憤怒離去;同學、朋友得知后,對我退避三舍……我明白他們的不解,可是他們卻并不理解我的感情。大漠孤煙在詩詞里是壯美的,駝隊逶迤在影視里是文藝的,而真正的大漠蒼涼、無情,讓人敬畏且恐懼,甚至厭惡。我之所以回來,是不甘心在沙漠面前屈服,不忍心讓爺爺的努力、我爹的堅守后繼乏人,在他們把青春歲月伴同汗水、淚水灑到荒漠的過程中,八步沙裸露的丑惡軀體終于有了一塊“遮羞布”,那就是三萬畝的綠地。對于浩浩騰格里來說,這一小塊綠地何其渺小?可是,就在爺爺的稀疏白發里、我爹的深深皺紋里,卻令我生出了“雄心一片在西涼”的萬丈豪情。壚頭酒熟葡萄香,馬足春深苜蓿長。這才是我們西涼該有的風貌,這才是我們為之奮斗的美好家園的模樣。

我回來了,我媽哭了。如同五歲那年,一場特大沙塵暴來臨時,我媽哭的無助又凄惶。而我爹亦如當年,吼了一句:八步沙不綠,我哪都不去!我很受鼓舞,也跟著我爹喊了一嗓子。

今年春節,我接受任務去八步沙采訪時,一開始心里是極不情愿的。到了八步沙,第三代八步沙人的代表接受我采訪時說了上面這段話,我在震撼之余,寫下了上面這篇采訪筆記:《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獻給您》。由此我的心情大變,我變得快活了,于是,2019年的春節我過的特別有意義。一句話,是現實生活打動了我,是現實生活中的人和事促進了我的創作。

《八步沙》是真人真事的創作,如何把真人真事創作成電影劇本,我有了以下幾個方面的感受。

對習近平總書記說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把提高質量作為文藝作品的生命線”,有了深刻的認識。

為什么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我自己的感受是你只要下去,就會有新的收獲,新的認識。所以,我在激動之余寫出來四萬字的電影劇本《八步沙》。試想一下,如果我沒有到古浪縣八步沙,沒有采訪到上面的這段文字,我是不可能創作出這部作品來的。

盡可能地挖掘生活中打動作家自己的東西。

1981年,當第一棵白榆樹苗栽進八步沙荒漠里的那一刻,古浪“六老漢”許下了一個共同的心愿,就是擋住風沙前進的腳步,保護自己的家園。一年又一年,他們在沙漠里住地窩,黑風中護林木,硬是憑借著矢志不渝的“愚公”精神,讓茫茫沙漠披上了綠裝。當“六老漢”相繼在治沙一線謝幕后,他們的后代接過治沙的重任,在祖國的大西北續寫三代“愚公”治沙的傳奇,延續綠色的夢想。三代播綠人,情滿八步沙。38年來,“六老漢”三代人扎根沙漠治沙造林,有效遏制了風沙的侵蝕,也促進了當地生態產業發展,逐步實現了守護和建設美好家園的壯舉。“六老漢”用實際行動詮釋了“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在這些普通人身上體現出的勤勞質樸、甘于奉獻的品質,正是我中華民族世代傳承的奮力拼搏、堅韌不拔精神的生動寫照和完美再現。

我在采訪八步沙人的過程中,他們三代人治沙的故事打動了我。所以,我才能在短時間里完成了這部電影劇本。

我創作真人真事影視劇本的方法(以《八步沙》為例)。

真人真事影視劇本有兩種寫法,一種是完全寫實,不但人物要真名實姓,而且故事必須和歷史數據相吻合,如《熱血軍旗》。

另一種是事件、時間、故事寫實,人物可以換名,在尊重事實的基礎上,大事不虛小事不拘。所謂不虛,就是要真實地反映現實生活中的真實事件,所謂不拘就是在尊重事實的基礎上對人物的思想和環境進行合理的虛構。如電影劇本《南梁小姐妹》《八步沙》等。在《八步沙》的劇本中,我把真實生活中的人名換成了劇本中的人名,如我把第一代八步沙人郭老漢、賀老漢、石老漢、羅老漢、程老漢、張老漢換成了高老漢、和老漢、史老漢、雒老漢、秦老漢和錢老漢;把第二代人改成了老高、老和、老史、老雒、老秦、老錢;把第三代人改成了小高、小和、小史、小雒、小程、小張。不僅如此,我還虛構了次要人物呂急人和大學生治沙造林志愿者連肖紅。

替換真人真名是為了更好地創作、表現主題,并不是歪曲事實,拿出一個與現實生活毫無相干的作品來。人還是現實生活中那個人,事情還是現實生活中那些事,但我們的創作來自生活,高于生活,是經過認真提煉、加工的藝術作品。我們之所以把真人真名替換成作品中的名字,還有一個原因是少了無休止的一些毫無必要的麻煩。如,你寫出真人真名,現實生活中具體的人物就會特別在意他的所作所為,所以他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修改意見。而他們的意見往往和藝術創作毫無相干。還有,單位和主管部門也會因為你的“藝術加工”提出一系列意見和建議。這樣一來,你就會陷在真人真事的怪圈中不能自拔,就像是遇上了“鬼打墻”,你無論如何修改,也永遠走不進藝術的高度和藝術的真實。這樣創作出來的作品,任何人看了都知道我們作品中表現的是什么事,作品中的人是哪一位。

用真實、真誠、真摯的心態創作現實題材作品。

世界上,只有真實、真誠、真摯的藝術作品才能打動人心。只有現實生活打動了創作者,才能最終打動讀者和觀眾。而事實上,讀者和觀眾是最為寬容的,他們會對用心、用功、用情創作的作品由衷地點贊。同時,讀者和觀眾也是毫不留情的,對浮躁膚淺、急功近利的創作往往會嗤之以鼻,并且徹底地放棄。十八大以來,我們的影視劇創作整體回歸到了傳統文化的弘揚和真正的正能量、主旋律上,這是無數影視劇創作者和投資商、制片人為中國影視劇發展做出的貢獻。歷史車輪滾滾向前,時代潮流浩浩蕩蕩,作為影視劇編劇,我們任重道遠。只要我們努力,我們就一定能夠創作出一大批偉大的現實題材作品來。

2019年生肖图片波色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的结果 重庆时时苹果软件 重庆时时直播软件 哪个彩票软件正规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号码 最新彩票预测软件 赛车pk10软件下载 江苏7位数礼拜几开奖 香港网址22249手机开奖结果 五分彩万位实战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