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生肖图片波色表|最准特马网站免费2019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清明節詩歌專輯

來源:詩探索(微信公眾號) | 李瑛 林莽 等   2019年04月04日09:22

 

    編者按:“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編者從《2018年中國年度詩歌》中挑選清明節獻給故去親人的詩歌,看到了剛剛去世的李瑛先生的詩歌《一串風鈴》,這首詩歌是他生前寫給故去母親和妻子的,讀之感人肺腑。時光易逝,唯愛永恒。特編輯本輯清明詩歌專號,為了我們生命中不能忘卻的紀念。

一串風鈴

李 瑛

我被埋葬了兩次

母親走了,妻子走了

再聽不到她們的

再看不見她們的眼睛

 

是誰在我窗前掛了一串風鈴

花穗般搖曳,小鳥般啼鳴

輕輕地拍著這座大城

風掠過就丁零零丁零零絮語

 

又像來自遙遠的歌聲

使我又回到青春歲月

身邊多少心酸的背影

一件件痛苦的記憶

常流自心底、骨縫

每天只盼回到家里,聽到

妻子的召喚,母親的叮嚀

一聲聲擦凈我滲血的傷口

拍我入夢

 

為什么至今我總想起

淺水邊一穗清瘦的蘆花

大城墻角一枝凄美的小花

看不清她們的臉

只感到臂彎里滿是

濃得化不開的一片親情

扶我跋涉陣陣苦雨凄風

 

母親走了,妻子走了

我被埋葬了兩次

不必問是誰將這串風鈴掛在窗前的

就讓孤獨陪我靜靜地傾聽

呷一杯苦茶、一盞淡酒

在它搖曳的愛里思索人生

 

母親的遺容

林莽

 

媽媽為什么要穿那么寬大的袍子

褐色的大氅遮住了她親手縫制的

碎花的藍緞子衣裙

那是媽媽最喜歡的顏色

那年  她把珍藏了多年的嫁衣

送給了唯一的孫女

那么瘦小 緊緊地束著我女兒少女的腰身

那衣裙也是同樣的藍色調

高高的領口托住粉紅的面頰和黛色的云鬢

媽媽也曾是那樣的窈窕

春天的洋槐花般地開放

她曾是家里最小的女兒

清香蕩漾在鄉村那所有打谷場的院內

嬌小地享有著長輩的呵護

還有三位愛她的哥哥

那是媽媽多么幸福的青春

她是那樣的年輕  美麗

眉宇間的英氣至今沒有消退

 

如今她安詳地閉上了那雙聰慧的眼睛

面色平靜地像睡熟了一樣

那個寬大的袍子遮住了媽媽的遺體

而她美好的靈魂在我們心中永存

初秋的溫熱里  我們含淚低泣

遺像中媽媽的笑容 

讓我看到了蒙娜麗莎的眼神

 

我真不喜歡那件褐色的寬大的袍子

是它裹走了我熟睡中的母親

 

曬父親曬過的太陽

柳 沄

 

父親多次坐過的

那塊石頭上,同時

和眾多的遺物一起

不聲不響地曬著

父親曾經曬過的太陽

這是秋末的某天上午

天空跟往日一樣

藍得什么都沒有

我坐著,一副

仍想坐下去的樣子

像父親留下的

另一件遺物

 

除了父親的音容笑貌

此刻我什么都不想

不想照在我身上的陽光

與照在父親身上的陽光

是否一樣;更不去想

父親坐在這幾與我坐在這兒

有哪些不一樣

同所有的遺物一起

我繼續曬著父親曬過的太陽

直到燦爛的陽光更加燦爛

直到故去多日的父親

在我身上暖和過來

 

遺 物

李滿強

 

那是三年前的秋天,72歲的父親

堅持從手術臺上站起來,回到鄉下的老屋

秋陽暖暖地照著

 

天空藍得沒有心事。父親,母親和我

在下院里靠墻坐著。父親在吃煙,母親在擇菜

我翻著一本書。有一搭沒一搭說著話

 

——一切似乎是昨天的事

 

三年之后,也是這樣的一個下午

在下院里,我和母親兩個人。她在擇菜

我在翻書。天氣開始轉涼

 

——秋風已經無比盛大

 

它吹過我的臉頰,吹起了堂屋的門簾:

已經變成黑白照片的父親,在桌子上

深情地凝視著母親和我

 

孤 篇

吳少東

 

秋后的夜雨多了起來。

我在書房里翻檢書籍

雨聲讓我心思縝密。

柜中,桌上,床頭,凌亂的記憶

一一歸位,思想如

撕裂窗簾的閃電

 

蓬松的《古文觀止》里掉下一封信

那是父親一輩子給我的唯一信件。

這封信我幾乎遺忘,但我確定沒有遺失。

就像清明時跪在他墓碑前,想起偷偷帶著弟弟

到河里游泳被他罰跪在青石上。信中的毎行字

都突破條格的局限,像他的堅硬,像抽打

我們的鞭痕。這種深刻如青石的條紋,如血脈。

我在被兒子激怒時,常低聲喝令他跪在地板上。

那一刻我想起父親

 

想起雨的鞭聲。想起自己斷斷續續的錯誤,想起

時時刻刻的幸福。想起暗去的一頁信紙,

若雨夜的路燈般昏黃,帶有他體溫的皮膚。

“吾兒,見字如面:……父字”

 哦父親,我要你的片言只語

 

天 堂

風 言

 

從堂屋到灶房需走八步

到雞窩十五步,到豬圈二十二步

——圈里的豬崽被你慣得不成樣子,淘氣

挑食,石槽常常被拱得東倒西歪

 

從家門口向東拐,走一百多步是菜園

向南拐,走一千八百多步,然后爬一個小坡

是咱家三畝半口糧田

向西拐是一片樹林

林子里有摘不完的漿果,撿不完的蟬蛻,釣不完的魚蝦

——這里是我的天堂

若穿過樹林向西再走兩千多步,是柳莊

——我外婆家,你的娘家

 

從咱莊向北走二十七公里,向西拐再走十五公里

是縣醫院

 

媽媽,你再多走一步,只一步

就能看到爸爸給你選的墓地與我的天堂接壤

 

 

鄉村墓園

 江 非

 

我的祖父使用了

我曾祖父后面的一塊空地

我的祖母使用了

我祖父身旁的一塊空地

我祖父后面的一塊空地

將歸我的父親使用

我的母親將

緊挨著我的父親

后面剩下的一小塊空地

那是我的

 

可再往后呢

再往后已經沒有空地

再往后已經是一條橫貫而去的高速公路

這兒已經沒有靈魂的土地

 

遺 照

李克利

 

腌咸菜的壇子是舊的,芥根和蘿卜

是新的,它們的體內貯滿了咸澀的淚水

木頭飯櫥是舊的,碗碟是新的

換了好幾茬了,不愿意再到里頭居住

縫紉機是舊的,灰塵是新的

一層又一層,壓住了縫補燈光的許多個夜晚

 

沒燒完的柴火是舊的,火焰是新的

映亮了我們的悲傷

餐桌是舊的,父親旁邊空出的位子是新的

每逢節日,會多擺上一副碗筷

 

黑暗喜歡靈魂返程,這些物品都是你的

它們在等你回來。你的遺照屬于我

遺照是舊的,我的擦拭是新的

母親,每撫摩你一次,我都想哭

 

——選載自林莽主編《2018中國年度詩歌》(漓江出版社)

2019年生肖图片波色表 大乐透摇奖机模拟选号彩乐乐 江苏体彩新开十一选五 百宝彩票山东群英会下载 12选5直组任 盛宏世彩app 吉林时时预测稳赢 赛车投注网站 赛车计划2vr版 山东11选5怎么赢钱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