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生肖图片波色表|最准特马网站免费2019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第一部主演的電影《老師·好》票房大賣 于謙玩著玩著,又成了“被相聲耽誤的影帝”

來源:北京青年報 | 楊逍  2019年04月05日09:14

熱映中的電影《老師·好》,讓網友們戲稱于謙是“被相聲耽誤的影帝”,那個在相聲舞臺上喜歡“抽煙喝酒燙頭”的謙哥,此次搖身一變成為上世紀80年代的“苗老師”,一臉古板,不讓學生抽煙喝酒燙頭發,口頭禪是“前面呆著去”。

國產校園青春片大多是滿滿的套路,所以誰也沒想到這部由于謙主演的《老師·好》居然成為票房黑馬,票房已過2.5億,還占據票房榜冠軍多日。說起來,還是老搭檔郭德綱了解于謙,他評價于謙的演技是“一個影帝加兩箱啤酒,烤串不限量”。《老師·好》票房沖破2億,開心的于謙也發微博,寫著:“來,再開一瓶兒!”

首次做電影的主演和監制,即取得開門紅,于謙自己也很滿意,不過,謙哥覺得這部電影的成功不會令自己發生什么改變,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在滿足“玩兒”的心思:“我想說的是有錢沒錢都要玩兒,有的玩兒沒的玩兒都要讓自己的生活豐富多彩,這種玩兒,就是一種活著的心態。”

開始沒想主演,因為怕觀眾會笑

《老師·好》講述的是1985年的南宿一中,苗宛秋老師推自行車昂首走在校園,接受著人們艷羨的目光和紛至沓來的恭維。 桀驁不馴的洛小乙、溫婉可人的安靜、新潮前衛的關婷婷、大智若愚的“腦袋”、八婆海燕、奸商“耗子”……三班是一個永遠也不缺故事的集體。 苗宛秋怎么也不會想到,他即將走進的這個三班將會成為他以及他身邊這輛自行車的噩夢。三班的同學也沒有想到,這位新來的老師改變了他們的一生。

于謙雖然之前經常在影視劇中露臉客串,但是擔綱主演,這還是第一次,做監制就更是第一次,于謙說,這次做監制、主演其實都是誤打誤撞并非有意為之。于謙和《老師·好》的導演張欒、編劇徐偉都是好朋友,開始是在一起聊起了關于老師的故事,于謙就給他們講了很多發生在他身邊,或者是聽說過的事兒,后來,張欒和徐偉就寫了個劇本給于謙看。開始于謙還不想看,因為他一打開發現劇本和他們聊的內容并不一樣,“它不是我腦子里的東西,我覺得和我沒什么關系,我都沒看下去。導演就說您踏踏實實看一下,就當看了一個新的故事,這時候劇本已經都寫了一年了。我就聽導演的,當成一個新本子來看,看完后覺得還是很不錯的。”

但是,于謙并沒想著就此機會出演,因為他擔心觀眾一看到他就出戲,就會笑,所以他幫忙給導演推薦了很多演員,但是最終導演張欒還是覺得于謙最合適。于謙答應出演后,由于他從劇本孵化階段就開始參與這個項目,所以做監制也就順理成章了。

作為一部年代戲,于謙表示,劇組對于營造影片的年代感下了不少功夫,像他在片中戴的那副眼鏡,就有30年的歷史,并且只有一副,如果在拍戲過程中弄壞了,就沒有第二副了。片中書架上的書和出版日期都能清晰看到,譬如《東漢史》,美術團隊對于大銀幕的展現做了最細致的還原。

飾演學生的演員們也很敬業,“學生們”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圍坐在一起讀劇本,并一句一句地分析——具體闡述那個年代的人是什么狀態、社會背景如何,小演員們應該如何演繹。最終小演員們在《老師·好》中的表演都立住了,原汁原味地還原了年代的感覺。也因此,觀眾一致的評價是,這部電影很真誠,很生活,沒有以往青春片的灑狗血和刻意煽情,年長一點的觀眾更是會想起自己上學時的老師和同學們,而更易有共鳴。

表演時參考了自己的小姨

雖然是扮演上世紀80年代的一位老師,但是于謙扮演的苗老師,不同于以往作品中那種完美的“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老師形象,這位苗老師是個有缺點的老師,他強勢,一心想著就是學生的學習,所以忽視了對學生們其他方面的關心,因此從一開始,和學生的關系很僵,學生們給他起綽號叫“苗霸天”,但是隨著彼此了解的加深,師生之間的敵對慢慢消弭,逐漸靠近彼此的內心,這種關系的改變很真實也很動人。

在于謙看來,他扮演的苗老師并沒有太多“藝術加工”,是那個年代老師中普通的一個形象,是那個年代的學生都會遇到的普通老師。苗宛秋老師是上世紀50年代的大學生,開始被北大中文系錄取,后來因為家庭成分問題,被學校退回,沒能上成大學,所以他的一生總有種懷才不遇的感覺,他帶著這種感覺當了教師。他是非常優秀的教師,但是因為心里有這么點遺憾,所以在學生當中想找一個自己的影子,代表他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事業。這就和學生之間造成了一系列的矛盾。

在于謙看來,苗老師是霸道的,“但是他的性格中,不完全是霸道。那時候的老師,和現在的老師有點不太一樣,那就是,他們教學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把學生送入社會。進入社會以后,也不是都干現在所謂的高端工作,他們要能在各行各業有安身立命之本,苗宛秋教他們的是基礎的東西,和現在并不太一樣。”

于謙在表演時,腦中自然出現的是自己小姨的形象,于謙的小姨是他的小學班主任,教他語文,一直把他帶到小學畢業:“我那會兒成績不太好,但越是成績不好的學生越是會得到老師的關心和鼓勵,所以我和老師打交道很多。我特別懷念那個年代的老師,也非常愿意去做這個題材的戲。”而由于自己的小姨是班主任,于謙笑說自己是學校的“關系戶”,因著這層身份,于謙熟識全校的每一位老師,有很多機會從近處觀察他們的一言一行,為這部電影積累了很多素材,也為他的表演打下扎實的基礎。例如他在黑板上寫板書的鏡頭,拍了四五條,每次拍攝時,于謙從粉筆盒里拿粉筆,都要撅一半,“導演說于老師您為什么粉筆拿起來還要撅一半,我說這是老師的一個職業特點,那時候的黑板不是現在的這種黑玻璃,是釘在墻上的板,上面刷的黑油漆,有的地方很滑,有的地方有疙瘩。老師不愿意用整根粉筆,因為整根的有一定光滑度,寫的時候容易滑,所以要把粉筆撅一下用斷面寫,這是一個特別普遍的老師的細節。”

對于這次主演,于謙給自己打了8分,他說原先還頗為自信地給自己9分,但相隔一定的時間,他對人物有了新的思索,如果重新再來拍一次,他對苗宛秋的演繹肯定會有新東西。對于《老師·好》票房好,于謙認為最大原因可能是觀眾期待不高,但看完之后卻發現驚喜滿滿。于謙覺得這部電影的難得之處是用真實的復原和表達,展現了那個年代難忘的青春。

相聲不景氣時曾去北京電影學院進修

《老師·好》是于謙在跑了多年龍套后,第一次在影視劇中挑大梁,而少為人知的是,1995年,于謙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影視導演系大專班,說起來,也算是“科班”畢業的。

說及此,于謙笑說之所以去北京電影學院學習,是因為那時候相聲行業不景氣,單靠說相聲不能養家糊口,他覺得表演都是相通的,就打算學習學習,演演小品拍點戲。這些年來,于謙出現在不少影視劇中,他在《編輯部的故事》里扮演一名警察,在《武則天》里扮演路人甲,在《漢宮飛燕》里扮演殺手車夫,在《絕色雙嬌》里扮演一名算命先生,在《九九歸一》里扮演包小三,近兩年又出演了大鵬的《縫紉機樂隊》、吳京的《戰狼2》等等。

好人緣的于謙朋友也多,這次拍攝《老師·好》,眾多明星客串堪稱影片一大“彩蛋”,因為在影片上映前,并未宣傳此事,觀眾看了電影才知道,所以,當吳京、張國立、馬未都、何冰、胡軍等出現在這部電影中時,觀眾的驚喜可以想象,而且,很多明星幾乎都沒臺詞,就是露個臉,也因此,他們的客串并不“跳戲”。

于謙說這是有意為之,因為他認為這部情懷滿滿的電影不要為了明星效應來找明星演出,先期宣傳一概不要說,只把這個亮點留在電影院里。于謙說這些朋友沒有片酬,“特別給面子,特別幫忙,就當過來玩。”

問及自己是否打算在《老師·好》之后,在表演方面投入更多精力,甚至也像別人一樣“演而優則導”,于謙表示自己沒敢想,“以前沒敢想,現在也不敢想,對我來說,一切只要順其自然即可,多彩的人生旅途就是要‘玩兒’得精彩,我最幸運的事就是把自己的愛好發展成了職業。”

愛玩兒,但要認真地玩兒

眾所周知于謙愛玩兒,他給自己的書名起的就是《玩兒》,郭德綱曾評價于謙說:“他的全部精力就是在玩兒上,他說相聲也是。他有一半是為了自己開心,臺下也總是沒溜兒地耍鬧……在我記憶中,好像沾玩兒的事兒,謙哥沒有不玩兒的。天上飛的,地下跑的,草窠里蹦的,水里游的,各種活物一概全玩兒!文玩類也應有盡有,核桃、橄欖子、扇子、籠子、葫蘆、手串兒,頭頭是道,珍藏無數。豆棚瓜下,鳥舍馬圈,謙兒哥常常一待就是一天。興之所至,更邀上三五知己,涼啤酒,熱烤串兒,談天說地,大有俠義之風。接觸十幾年了,我對謙哥甚為了解。他不爭名,不奪利,好開玩笑,好交朋友。在他心中,玩兒比天大!”

因此,有人說,于謙的主業不是說相聲的,而是玩兒。于謙愛玩兒,從小就這樣,小時候的他就忙著打魚摸蝦、招貓逗狗、曲藝雜談。街坊鄰居都說,“這孩子,真是個少爺秧子。”

1982年于謙考入相聲班學藝,可是老師并不看好他,認為他不是這塊料,評價他“死羊眼、一張臉、身上板、嘴里顫”,現在回憶起來,于謙說那時的自己真是不成,要感謝老師這么說他,才能讓他知道努力,改正自己的問題。

終于學成畢業了,又趕上相聲不景氣,為了謀生,于謙只能利用其他時間干點別的,可是喜歡相聲的于謙,一直沒有放棄,最終,他和郭德綱搭檔,走到了今天。

而除了相聲夢,愛玩兒的于謙還有搖滾夢 ,十二三歲剛進曲藝團時,他就對搖滾樂很瘋狂,當時團里有個小樂隊,他們經常在一起唱搖滾,“雖然我的工作是傳統藝術,但我對現代音樂一直非常感興趣,尤其當年搖滾樂就是時尚和叛逆的代名詞,能抒發很多年輕人的真情實感,讓我非常著迷。”

作為“資深搖滾人”,于謙和眾多搖滾大腕私交甚篤,還被大家一致推舉,擔任了北京搖滾協會副會長,2016年德云社20周年慶典,于謙站在臺上,音樂一響,他一把拽掉長袍馬褂,變身“搖滾大爺”。

于謙在大鵬導演的電影《縫紉機樂隊》中飾演熱愛搖滾的樂隊贊助人,參演這部電影也讓他再次提及了自己的搖滾夢:“我曾經也有過搖滾夢,所以大鵬導演找我的時候,我就一口答應了。人的一生有很多夢想,不能太好高騖遠,我覺得能實現一個就已經很不容易,就應該滿足了。像我從小喜歡傳統藝術,喜歡相聲,現在能在舞臺上表演相聲,我就很知足。另外還有這個搖滾夢,那我現在跟搖滾也算沾上點邊兒,算是實現了又一個夢想,這就太滿足了。”

說相聲也好,唱搖滾也罷,抑或是養動物,于謙都在玩兒,但是極其認真地玩兒。也正因為這份通透豁達的人生哲學,他把每一樣都玩兒出了彩。對于自己的狀態,于謙說他是在人畜無害的情況下,自己產生的快樂,“讀書、養寵物、文玩、品茶、樂器,這些東西是自己就能給自己帶來快樂”。

玩兒讓于謙快樂,于謙說:“玩兒充實了我的生活,填補了我的空虛,使我不感孤獨,遠離寂寞,躲避了相聲業界的消沉氛圍,忘掉了事業的坎坷不順,交到了朋友,學到了知識,認識了自然,體會了友情。”

不能不說于謙的心態讓千萬人羨慕,他說自己從不失眠,腦子里永遠想著美好的事兒,“首先一個人活在社會當中,能長到你現在這么大,就是一個幸運;你碰到有人給你當老師,帶著你一路從少年走過來,到了青年,你能從事你喜歡的工作,拿愛好當你的職業,這是一個大幸運;你能在職業上碰到你的良師,交到你的益友,這又是個大幸運;你喜愛的事業還能被全國的觀眾認可,這是一個完全的大幸運;你還能從你的主業中跳出來,從事影視業,讓你腳踩兩只船的這么耍,這難道不是幸運嗎?”

2019年生肖图片波色表 快速时时走势图 中国波兰 北京pk10计划微信群 彩票大小单双打法 北京pk10软件官网 北京pk拾网址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 宝贝全计划 江苏时时视频直播 重庆肘时彩历史最大奖